周瑜的鱼

蒸发一阵子 等我回来ᐕ)⁾⁾

【程光】无法跳出的轮回

食用须知:

  1.听着《错位时空》来的灵感

  2.之前看到有人说红眼就是程小时,所以我给这个猜测编了个因果循环

  3.么啥子感情戏,主要讲剧情

  4.放心,不是很刀,顶多会有点让人心脏骤停…但彩蛋应该是HE啦(゚▽゚)

————————————————————————

  繁华都市的一角,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上,随着绿灯跳红,人们纷纷停下脚步,为排成长队的车辆让路。

  程小时恍惚地随着人群站在路边,耳边人们的欢笑,远处车辆的鸣笛,都让他生出了不真实的感觉。

  一场意外的牢狱之灾令他仿佛与世脱节,身上穿着的衣服是在当年红极一时的牌子,可如今却显得他与这座时过境迁的城市格格不入。

  八年前,他替乔苓坐了牢。

  程小时本以为这根本不可能顶替成功,因为他没有接触过捅了陆光的那把刀子,而警方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可奇怪的是法院没有理会这一条证据,直接判了他十年有期徒刑。

  刚进监狱那几天,程小时一直会梦到那日法院的情况,而每次都无不例外是被法官那法槌声敲醒。

  直到一周后的某次睡梦中,结局变了。

  他看到法官没有急着一锤定音,而是将之拿在手中把玩了一番,才缓缓抬起头看向他——那也是程小时第一次在梦中看清法官的脸——很平常的五官,却有着一双猩红的眼睛。

  醒来后,程小时愣愣地靠坐在墙边,良久,自嘲一笑。

  后来,他在狱中表现良好,肖警官又带来了陆光性命无碍的消息,只是多久才能醒来还得看他自己,而程小时也因此被减了两年的刑罚。

  ·

  程小时是直奔医院去的。

  推开病房门的那一刻,他甚至想,会不会在下一秒听到陆光那一如既往平淡的声音呢?或许他会说“你回来了”?又或者是俩人无言相拥,交换一个等了八年的拥抱。

  但程小时始终都没等到那人的回应。

  “嘀嗒嘀嗒”是点滴的声音,蜿蜒曲折的是床边的电路图,苍白无血色的是陆光沉睡许久的容颜……他多么想去摸摸他的脸,可他又怕这会不会是大梦一场。

  程小时站在病床边,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太过用力以至于还在微微颤抖着,当他松开拳头掩面时,一滴泪珠落下,划过掌心那道被自己掐出来的红印子,最后重重的碎在地上。

  ·

  在程小时刚入狱的第一年,他有拜托肖警官帮他带点他与陆光和乔苓相关的照片,即使陆光告诫过他不要单独进入照片,会有无法预估的风险。

  “放心,我不会躲在照片里不出来,我只是想看看他们。”

  面对肖力最初的犹豫,程小时又补充说道,这才换来了肖力的颔首,当天下午他就派人将照相馆里找到的照片带给了程小时。

  照片并不多,尤其是有陆光的照片。他小心翼翼地存着不敢随便使用,毕竟是一次性的,要是用快了,他不知道该如何独自度过剩下的岁月。

  可他没忍住。第五年初,他连用了三张照片,最后还剩下不到十张。

  于是那之后他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他们,他拼命地干活,绞尽脑汁让自己有事情做,效果还不错,狱警也认为他表现积极,为他减了刑。

  而如今,他的手里还剩了张他与陆光初次见面的合照,那是他们在篮球场上的初见,尚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殊不知未来将遭遇何等变故。

  要是能重来该多好啊。

  他这般想着,叹了叹气。

  程小时临走前突发奇想地问了护士这八年间可有人来看过陆光。

  护士却说,有的,那人还专门请了个护工帮忙照顾。

  他觉得很是奇怪,会是谁呢?

  ·

  离开医院后程小时打了俩车去了当地的精神病院。

  在他进局子差不多半个月后,肖力告诉他乔苓疯了,据说她那段时间一直有收到奇怪的快递,具体内容不清。

  “乔苓姐,我来看你了。”

  乔苓却置若罔闻,仍是看着窗户,眼里好似有千言万语藏于其中,又好像是空洞无神的,像个傀儡一般。

  程小时听负责照看乔苓的护士说,乔苓自打进院不哭也不闹,就喜欢看窗子,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

  他与乔苓说了很多话,中途程小时口误叫了她“神婆”,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听到了乔苓气愤地喊他名字,可回过神来,他发现乔苓还是那样,依旧默不作声地坐在床上,偏着头看窗外。

  程小时说话声越说越轻,病房内也渐渐静下来,他盯着乔苓看了很久,竟从她身上感到了一丝陌生。

  他的乔苓姐不该是这样的。

  ·

  一路兜兜转转,回到照相馆时夜已深。

  这里还是老样子,就是落了些灰。程小时想用鸡毛掸子清理一下,却被扬起的灰尘呛得猛咳,他跑去厨房烧了杯热水喝下去才好些。

  在顺便整理厨房时,他翻到了垃圾桶里的一沓碎纸。

  程小时好奇地捡起一张纸,惊讶地发现这是被撕碎的照片,他皱了皱眉,没来由地一阵心慌。

  “哗啦”一下,程小时将垃圾桶整个倒过来,里头的东西全部被倒在了地上,他将所有的碎片捡出来,一一拼凑。

  可每拼成一张,他眼里的恐惧便更甚一分。

  有乔苓坠楼而亡的画面,也有陆光心电图骤停的画面……十一张照片,十一种不同的死法。

  刹那间,他有了个可怕的想法。

  陆光床边的心电图会不会也变成这样一条直线?乔苓会不会从那扇窗户处一跃而下?

  程小时紧攥着照片,把自己吓得直冒冷汗,他闭眼摇了摇头,努力将这些念头抛之脑后,丢下皱巴巴的照片,跌跌撞撞地上楼休息了。

  那晚,久违的一幕再次于梦中重现。

  法庭、法官、法槌,还有,红眼。

  ·

  第二天程小时就去找工作了,他不希望等陆光醒了,乔苓清醒了,却见到一个无所事事的他。

  而有时间他就会去探望乔苓和陆光,每一次都妄想他们给予回应——可妄想终究只是妄想。

  那些照片被他用胶带粘好贴在了墙上,程小时不知道自己贴照片时是什么心态,或许是在自我提醒吧。

  不管照片是怎么回事,但一定不要让这种事情真正发生。

  程小时也进过照片想要阻止死亡,却无济于事,他这才想起陆光曾经说过的话。

  “死亡是无法跨越的时间点。”

  可真的无法改变吗?他不信。

  所以几天后,程小时终于在医院进入了最后一张照片。

  他要从头开始,改变这一切。

  程小时没注意到的是,在他看不见的视觉盲区里,有一个人弹了弹手中的照片,猩红的眸子中是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他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祝愿‘新我’成功。”

  程小时更不知道,他前脚进入照片,后脚躺在病床上的陆光便动了动僵硬的手指,氧气面罩下的嘴无意识地呢喃着,依稀能听出他在喊“程小时”。

  ·

  这里是那片熟悉的篮球场,是程小时和陆光初遇的地方。

  他躲起来偷偷观察着,这会儿俩人正坐在长椅上交谈着,不过大部分时候是他在说话,陆光的话一向很少。

  程小时回忆着接下来的故事,他记得很快乔苓就要来找他们了,然后他们会一起去吃个饭,不过好像还发生了点什么事,但他记不清了。

  突然,后方传来了急促地自行车铃声,程小时猛地转头,就见不远处乔苓戴着耳机穿过马路,丝毫没有注意到将要靠近的危险。

  电光火石间,他也顾不得其他,当下一声“乔苓姐”就要脱口而出,可与此同时一道更响的呼喊盖过了他刚发出来的一个音节。

  “乔苓!看路啊!”

  程小时僵在原地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他听着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准备好说辞就要解释时,他难以置信地咽了下口水,颤颤巍巍地将双手举到眼前,满目震惊。

  他见到陆光穿过了他的身体,直直走了过去。

  “陆光……”

  程小时小跑上前,试图抓住陆光的手臂,却抓了个空。

  ·

  陆光!乔苓!

  他竭尽全力地嘶吼,不顾疼痛地拍着双手,却没有任何事发生。

  没有人理睬他,他也回不去了。

  他就像个被世界遗忘的人,困在不属于他的地方,无法逃脱。

  程小时被迫留在这里,他只能反复无穷眼睁睁地看着故事一步步走错,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无助又不甘地望着陆光的背影。

  原来这就是陆光说的“风险”吗?

  ·

  程小时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

  就好像一只萤火虫飞到了他的手心里,他小心翼翼地虚握住它,自以为留住了光,可一松手,它就飞走了。

  程小时抬眸,眼底闪过一道红光,朝着陆光远远地伸出了一只手,缓缓握紧。

  如果注定无法控制。

  那就杀了吧。

  他摊开手掌,萤火虫扇了扇破碎的翅膀,黄绿色的尾灯微微一闪,再没了生机。

  ·

  数不清是第几遍轮回结束,场景再次回到二人初遇那天,程小时发现自己可以触碰实物了,但只是一缕灵魂的他得先找个东西给自己附身。

  那么该去哪找个躯体呢?

  

  (完)

  

  你们可能会觉得cxs(红眼)既杀人又想救人的很矛盾,那我是这样想的

  cxs反复多次目睹了ql和lg的死亡,还无法阻止,我觉得是个人都会疯的,所以最后他变得极端,才会有“如果注定无法控制,就将他毁灭”这样的想法

  可是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恶人,更何况cxs本性不坏,当他真的把lg和ql都伤害了之后又会想“要是这一切都没发生该多好”,因此他会祝愿“新我”成功,希望“新我”去拯救过去错误的自己

  

  至于那十一张照片的由来

  可以理解为是红眼故意做的假图,主要是让cxs以为这会是二人最后的结局,使他不得不铤而走险进入最后一张照片回到过去改变历史,以达到红眼让“新我”去救人的目的

  当然也可以理解成这是十一个平行世界的十一种结局,因为lg曾经说过,“死亡是无法跨越的时间点”……可是这坑就大了,俺不想挖那么大一坑/哭

  所以你们就按第一种理解来吧✌︎( ᐛ )✌︎

  

  纯脑洞!仅供参考!

  

  这波我反向毒奶!求求第二季别刀别刀别刀(;´༎ຶД༎ຶ`)

  

  点击彩蛋收看《朋友圈那些事》

评论(2)

热度(2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