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的鱼

新年快乐呀

天外来客|3.我在战国演戏那些年

一般来说,天外来客控制两个世界的前提是两者间产生“媒介”,例如一个人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那这个人就是“媒介”。

但是现在他变强了,对于媒介的条件不再苛刻,就比如第二天早上李白和上官婉儿从外头切磋回来后接到的这个任务。

“某男子在家里一边追剧一边玩绝地求生,然后天外来客就把游戏里的热兵器丢进那部剧所在的小世界里去了。”伽罗苦恼地揉了揉眉心,“简单来说,他已经能以人类的’所思所想‘这等虚无缥缈的事物来建立媒介了。”

这其实很可怕,蓝星上几十亿人口,可以说每秒都有无数个想法同时出现,若非天外来客现在暂时还做不到一次性控制成百上千的小世界,否则只要他想,恐怕整个天庭都出动也无济于事。

“另外你们知道天外来客有点闲得慌……他喜欢在得到小世界的操纵权后把它们慢慢融合,当时天庭有对此开过会,结论是便于他控制,但这么做对小世界里的人却是灭顶之灾。”

伽罗提醒道:“所以你们务必速战速决,不然一旦两个世界融合完毕就再也没有分开的可能了。”

“放心吧,这可是我接的第一个任务。”李白双手揽过狄仁杰和韩信的肩膀,笑道,“而且还有老狄和韩信在,保证出色完成。”

见他这般自信,伽罗也微微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轻舒一口气。

“嗯,等你们的好消息。”

从主世界前往小世界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正规的天庭官方渠道,是用法器之类的建立通道,但考虑到天庭现在也不太平所以只能用第二种方式,也就是强行开辟一条前往三千世界的空间裂缝。

“不过空间裂缝当然不能乱撕,得找合适的坐标。”

狄仁杰见李白一脸“涉及知识盲区”的表情,又补充道:“就是去蓝星上离目标小世界最近的一个地方,在那里开辟通道可以避免不慎闯入其他小世界。”

李白麻木地点点头,直到今天在这接受了一顿专业知识的培训,他才头次体会到“补课”的滋味。

最后狄仁杰将坐标定在了T国的久安茶楼,不过近日来茶楼游客众多,所以他们等到傍晚那儿打烊了才悄悄进店。

·

顾常安一直是店内最后一个离开的,这天也不例外,可当他美滋滋地背着包准备下楼时,就听见楼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疑似进了几个小偷。

于是他借来女同事桌上——也是整个二楼唯一可以充作武器的自拍杆,轻手轻脚地向下走去,同时拿出手机随时报警。

结果小偷没见着,倒是见到了他的好同事带着两个人在不停地用手朝空中比划着什么,顾常安心存好奇,就静静的蹲在楼梯上观察着。

狄仁杰对空间的变化一向敏感,所以早在顾常安下楼时就发觉了他的存在,当下就与李白和韩信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白会意,身形一晃就来到了还在疑惑人怎么突然不见了的顾常安身边。

“看啥呢小顾。”

顾常安一个腿软,差点就给李白行了大礼。

“小白啊,要我说不如直接给他打晕了然后打电话叫老头过来帮忙改个记忆,省事。”韩信也瞬移过来说。

李白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提议,最后万般无奈道:“那你下手轻一点,我跟他好歹同事一场。”

“?”顾常安见这两人完全没考虑他的想法三言两语就这样定下了他的生死,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等一下,我刚有了个主意。”

狄仁杰大步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顾常安。

“我们kpl人手非常紧张,所以……”他拍了拍顾常安的肩,任重道远,“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

半小时后,在三人轮番讲解之下,顾常安勉强接受了这个全新的世界观,可不等他消化完毕,就被已经耽误了许久而焦急的三人带入了时空裂缝。

本次小世界背景在战国时期,任务目标是智夺兵器,事实上要不是怕被天外来客钻到空——也为了颜面,他们完全能在这用武力强抢,反正不管他们如何表现,秩序管理者也要来清除该小世界人们对外来物的记忆。

此外,出于各世界的自我防护措施,所有外来者都会在那里随机拥有一个由世界自己衍生出来的身份,以此来混淆视听,避免天外来客以他们为媒介得到控制权。

但是由于身份随机,所以你在这扮演什么角色都有可能。

·

“将军!夫人!大事不好了!小公子在街上走丢了!”

一处风景甚好的花园内,李白和韩信坐于石亭中面面相觑,直到那侍女向他们小跑过来,两人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叫他们。

韩信干这活一个月了,对诸如此类的场面早已习以为常,于是很快入戏道:“莫慌张,从简说来。”

侍女拍了拍胸口缓过气来,向二人重重一跪,带着哭腔说道:“启禀将军,奴婢带小公子去夫人婆家的路上不幸遭遇土匪抢劫,至今下落不明……”

说罢,那侍女吸了吸鼻子,磕了一个响头,再抬头时那额上已然有了个明显的红印,“都是奴婢的错!请将军和夫人责罚!”

韩信皱了皱眉,“啧”了一声,站起身来负着双手来回踱步,在他觉得自己担忧戏码演得差不多该下发命令的时候,远处又跑来一个披坚执锐的小士兵。

“将军,夫人,小公子被平安带回了。”

“哦?为何人所带回?”

“他自称是夫人的婆家人,还望夫人亲自去验明身份。”

正乐呵呵看戏的李白虽然突然被cue,但却没有表现得惊慌失措,相反地,出于良好的职业道德素养,他也快速地摆出了个忧心仲仲的表情并且像是松了口气似地点了点头。

去韩府大门的路上,侍女和士兵自觉地与他们的将军和夫人拉开了距离,为二人留下了一定的自由空间。

“那啥,你说咱俩哪来的儿子?”

韩信瞥了眼李白的肚子:“不知道。”

李白察觉到了韩信的视线,难得红了耳尖,轻轻推了下边上的老不正经。

“那、那应该是垃圾桶里捡的。”

某老不正经也别过头捂住脸。

“咳,也可能是充话费送的。”

两人就这样气氛怪异地走了一路,直到见了等在门外的人,弥漫在空气中的尴尬一把子就被驱散了。

“狄、狄仁杰?”

狄仁杰见李白那乐成花的模样,结合刚才一路上从侍女那旁敲侧击打听来的消息,也猜到了几分他的想法,当下就送了他一个白眼,指了指边上的顾常安。

“你想多了,我只是你‘婆家人’,他才是你‘儿子’。”

他说完就连忙去观察李白和韩信的脸色,果真小说里的描写诚不欺他呀,确实是三分惊讶,三分不解,四分难以置信。

可人一旦接受了某些设定。

“哈哈哈哈哈哈哈”……就会笑成这个样子。

屋内,待侍女们都出去后,顾常安看着自己的便宜爹父放肆大笑,他突然意识到,只有他顾常安受伤的世界出现了。

“好了你们别笑他了。”狄仁杰拍了拍顾常安的肩,以示安慰,“别把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新人给吓跑了。”

韩信也收敛了些笑意,从怀里抽出了一份信件。

“这是我刚才进屋的路上一位侍女交给我的,看信件里的描述,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来自游戏小世界的热兵器无误了。”

信件内容大致是说,近日来韩国国君从郊外捡到了一箱奇怪物品,入手冰凉且光滑,看着材质轻盈但拿起来却有些沉重,于是他于三日后设宴召集一众臣子贵族前来观摩此物,同样也邀请了韩信。

韩信:“不过韩国君显然是以为这物品是什么稀世珍宝,信中还提到他派了不少人手看管着,而且只拿出来展示半个时辰等等。”

“啪嗒”一声,李白刚在脑中诞生的“趁人不注意偷偷把东西带走”的念头就被他自个儿掐灭了。

至于该如何智取,狄仁杰提供了一条思路。

“我们何不演出好戏给韩国君看看,让他觉得这箱物品乃不详之物,你说按古人迷信的想法,他会不会心甘情愿地把热兵器给我们双手奉上。”

“但我们得注意下韩非。”他又说,“最好想办法让他别出现在宴会上,不然戏可就唱不完了。”

宴会办在王宫后花园,入座后,李白看着明里暗里站着的满院子士兵,拉了拉韩信的衣袖,凑过去压低了声音。

“这个国君是不是语文不太好,他管这叫不少人手?”

幸好他果断地把自己的想法扼杀在了摇篮中,否则这不让人注意很难啊。

“不重要,我们演我们的就行,就是不知道顾常安那边是否顺利。”

“放心,我已经教过他该怎么做了,不用担心。”

韩信就欲再问,听见那边有太监尖着嗓子喊道“王上到”,便也跟着周围人作辑喊万岁。

在王宫一处较偏远的殿内,顾常安正跟一名穿着紫衣华服的男子相谈甚欢。

“好!好啊!‘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公子对我韩国的局势可真是看得通透啊!”

“九殿下过奖了,论文学造诣哪比得上您的《孤愤》、《五……勿要折煞了在下。”

顾常安面上带着笑,却在心里狠狠地为自己捏了把汗。

这都是什么学生时代难忘的背课文环节啊!

还有他爹父啥时候来接他啊,他都快跟韩非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了。

宴会后。

“大师!大师留步啊!”

狄仁杰正在宫外等着某对接孩子的夫夫,就听见韩国君蹬蹬蹬地朝他小跑过来。

“不知王上还有何事?”

“是这样的大师,我看大师对蛊虫十分在行,能否请大师来帮孤的爱妃看看,她最近一直闷闷不乐的……”

后面的内容狄仁杰压根没听,因为蛊虫一事他本来就是瞎扯的,只是他也没想到这帮子人那么好骗。

他仗着自己是李白“婆家人”,赌韩国朝廷上无人认识他,编了个蛊虫大师的身份,说箱子里的物品其实是特殊的蛊虫,他们半信半疑,后来装上消音器给他们秀了一把98k,于千里之外击落了一只小鸟,他们彻底信了。

“……总之,若大师成功救了爱妃,孤重重有赏!”

“王上有请,臣岂敢不从。只是既然敢在王妃身上下蛊,此蛊毒必定不凡,容在下回去好好准备一番,晚些再来为王妃解蛊。”

狄仁杰眼睛一闭,学着电视剧里学来的台词随便应下。

无所谓啦,反正还有秩序管理者帮他们处理残局。

“臣本布衣,居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先帝不以臣卑鄙,委臣以重任,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

“……”韩信和李白看着在韩非面前扇着扇子来回踱步,抑扬顿挫情感充沛地背课文的顾常安,一时无语凝噎。

要不是背过原文我差点就信了。

韩信走上前,跟韩非说了几句话,就把顾常安拎走了。

“走吧,别给你爹父丢脸了。”

“什么?我背的不对吗?”

“这话你回去后自个儿问诸葛先生去。”

“诶??”

可当众人回到久安茶楼后,也不知道狄仁杰看到什么了,二话不说直接冲了出去,待到李白等人追过去,就看见狄仁杰堵在一个戴着兜帽的男孩面前,然后就听见他几乎是咬着牙大喊道。

“还钱!”

  

(未完待续)

  

韩非这里用的天九的人设

文中那段《出师表》啊,建议要考试的赶紧去翻书看遍原文洗个脑子...

填坑卷嘛,那当然着重于填坑,其他的比如他们在小世界里的具体情节,我就略写啦‎|•'-'•)و✧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