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的鱼

蒸发一阵子 等我回来ᐕ)⁾⁾

[策瑜]故国依旧,故人不在

·初二 上一位@简栖 

·初二 下一位@千樱雪奈 

·是春节的换文活动,一起来猜猜这篇是哪位太太写的~戳这里评论竞猜:文手猜猜猜 

————————————————————————

  一袭铁甲银鞍,在这烽火三月的战场,究竟为了什么?每次想到这个问题,周瑜都是淡淡的微笑着,他是为了江东,说过要为他守十年,就一定要守住。

  当他觉得辅佐孙策的时候周家的命运就系在了自己身上,乱世出枭雄,前有董卓袁术,后有曹操孙策……这步棋到底该怎么走,他开始下注了。选择孙策是带了一点私心的,想着他们的总角之交,还有他们同在江东的一点情分。

  “公瑾又是你赢,不下了,你就不能让我一次吗?”瞧着扔下棋子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人忍不住轻笑一声,把玩着棋子故作思考想了想,凑近两分缓缓开口“不能。”看着满是希望的脸立马垮下去,笑着戳一下他的脸“我若是在棋盘上让你了,那在战场上可有人会让你?”垂眸看向棋局,正在研究着孙策突然一下子凑上前,吓了自己一跳,嗔怪的看他一眼“美玉有瑕乎?无瑕乎?”看着周瑜刚刚的模样,孙策忍不住起来都弄的心思,故意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周瑜挑了挑眉梢,眨巴一下眼睛看着他“见卿则无不见则有。”看着这样的周瑜,孙策忍不住红了脸“不逗你了,哪有你这样的……”周瑜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公瑾怎么了?伯符兄不说清楚公瑾可是会伤心的。

  谁能想到原本下棋都要耍赖的少年已经变了,已经可以和其他人一起逐鹿中原,但是他们之间好像越来越远了……绢罗帐幔上精致的针脚与榻上浑身散着冰冷气息的男人十分违和。但见其周身的水汽依旧,似乎远也未可清除。抬手掀了帘幔,坐在他床边,天光乍暖,但是自己却感觉到刺骨的冷。日晕于是洒落一片在他身侧,叫人移不开视线,垂眸守着依然昏迷不醒的人。

  营帐里的大夫已替他处理伤口,犹记得他原本的衣襟被血染得红中发黑,记忆中意气风发的少年便真如渔民捞起的鱼虾,濒死垂垂。要是醒不过来.....

  正如周瑜所知道的那样,孙策受了极重的伤,面部中箭,本早该一命鸣呼但是强行救回了半条命。流眸回转,他竟已醒。榻上的被褥已被丢至一侧,人已然强撑着坐起,一双虎眸半睁。

  “伯符兄!”

  周瑜的一声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首当其中的就是孙权,孙权知道自己的安逸是因为哥哥在撑着,如果哥哥倒下了……乘下的他不敢想,也不愿意去想了。孙策一手握紧周瑜的手一手招呼着孙权上前,这副场景看的周瑜心酸不已,奈何外人在场,强忍悲伤收拾好心情。似乎一切早已注定又像是突如其来一般,只留下一句外事不决问周瑜内事不决问张昭……伯符兄你这是算计好了吧?如此我怎么能舍得轻易离去,罢了,无法辅佐你就辅佐你的弟弟吧。

  孙策的大丧刚刚结束,孙权就坐上了吴王的位置,看着那些熟悉的陌生的面孔,他开始慌了。“臣周瑜,拜见吴王。”周瑜率先跪下参拜孙权,紧接着张昭也跟着一起参拜孙权。看着幼时躲在哥哥身后注视着他们的孩童,现在已经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吴王,周瑜来不及想别的,只是等着朝拜结束。

  自己若是把孙权当成孙策一样辅佐…会吗?周瑜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一开始的抉择早已经说不清是什么了,究竟是自己的私欲还是真实的已经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整个江东。

  十年,自己许诺了孙策要守住江东十年就一定要保住,不让任何人夺去。

  “诸葛丞相今夜怎么有空同瑜一起下棋了?”看着熏香茗茶都准备好的人知道他是有备而来,不过自己也是有着小算盘。“看周都督是不是有决心想和亮一同……”不等他说完就打断,半眯着眼睛看着他“诸葛丞相与其现在和瑜说这些,倒不如棋局上见真章,也让瑜敲敲诸葛丞相的卧龙之才。”赤壁之战……曹操的百万大军就在对面,自己真的有把握有能力击败他吗?江东内部已经人心惶惶,战与降在一瞬之间。

  右上小目,指腹轻捻手中白子,执棋落于左上四三小目位。亦以小目位取地。目视棋枰,忖度后手是以厚地为要,或将战局引入他

  视线随着这人抬手落子一刻都未曾离开过,棋子在指尖反转几次,略微思考,便抬手将那带着温度的黑子贴人白子置于棋盘之上,棋子落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在一间高挂处落子的好处就是变化多步调快,灵活多变,收回手视线上移,故意垂眉抿唇摇摇头。

  棋在指腹里转了转,停落于左上六三守角。下一子落在左下三六处托退定式,注重实地的下法,虎尖高拆都可以,此类下法都是好形亦是说明自己的想法。

  “周都督倒是早就有想法了,只不过是借亮的手来说明此事罢了。”听到此言笑而不语,只是领首示意,斯斯文文端起茶盏,茶盏盖子拨动撇去浮沫,细嗅茶香,啧啧称叹。茶汤澄亮,香气馥郁,当真是好茶。“这棋先留着,之后若是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再来下完吧。此间比赛已了,瑜先行告退,诸葛丞相慢饮吧。”起身离开他的住所,离开前看了一眼收拾棋局的人,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卧龙此人若能为我所用必然会让江东实力大涨,若是不能……请主公杀之。伯符兄你会理解我这么做的对吧?望着窗外的月亮,希望到时候也能像今天一样是个好天。公元208年,周瑜率军与刘备联合,于赤壁之战中大败曹军,由此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础。公元209年,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公元210年病逝于巴丘。

  周瑜去世前想的是什么?是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小霸王还是那个他守护了十年的江东?或许他自己都不清楚,只记得那似乎是一个晴天,他的小霸王告诉他江东很好,只是想他了而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