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的鱼

蒸发一阵子 等我回来ᐕ)⁾⁾

[策瑜]知否

·古代pro,是块糖里藏刀饼

·来点脑洞。半史向半架空。背景是结束战乱、和平共处的三国,设定都还活着,一起来看孙伯符的追妻之路

·是春节换文活动,现在换回来了✌︎( ᐛ )✌︎

·在原基础上有作删改,字数4.7k+————————————————————————

  “权儿,你觉得大哥这身如何。”

  孙权无视他哥那一身花孔雀似的装扮,眼睛一闭,瞎话张口就来。

  “小弟认为甚好,简单夸一下就是,玉树临风,面如冠玉,风度翩翩,明目朗星,品貌非凡,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呐。”

  论瞎话是怎样练成的?你只需要一个用武力威胁你帮忙挑选晚上去赴桑间之约穿什么衣裳的兄弟。

  孙权面无表情地揉了揉坐麻的屁股蛋儿,想着到底是哪一环出错了,为什么眼前这个人明明前不久刚卖了自己今天却在这帮他挑衣服。

  回想起半个月前,他正跟孙策讨论着今年岁除的活动安排。作为战乱结束后的第一个元日,对百废待兴的吴国而言无疑意义非凡,因此他们想了个“集五服”活动。

  这里的“五服”即五类在都城内最常见的人群的服饰,人们可以前往相关地点完成任务,得到刻有不同诗句的竹简一份,当有任意两人上下句匹配成功,就可以去皇宫门口兑换奖品。

  并且此活动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布衣白丁都能参与,无任何门槛,但必须遵守规则,确实是个缓解战乱之苦,团结百姓的好机会。

  原本两人就此事相谈甚欢,直到在选什么诗句上起了点分歧。

  孙权觉得过年就该是喜庆的,比如“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可孙策剑走偏锋,要什么“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男孩胜负欲足,这一下子大眼瞪小眼的,谁也不让谁。

  没多久,孙坚和吴皇后推门进屋,孙策坐的位置正好对着大门口,占尽地利的他抢先一步举手道:“爹!娘!二弟今天功课没做完又偷跑出宫了!”

  吴皇后闻言一声冷笑,见身边没有称手利器,便撸了撸长袖,准备以掌代棍,一样家法伺候。

  孙权最先听到他大哥的话,满是不可思议,抖抖索索指着孙策半天说不出话来,在瞧见吴皇后向他冲来后,撒开腿就逃到了柱子后面。

  那晚他娘追着他满屋子跑,弄得鸡飞狗跳好不热闹。最后孙策和孙坚敲定下活动的最终安排,而他自己则被罚元日前都不得出门,就在房内补功课。

  这下子他倒是想明白了。他今天就是为了躲功课才来他哥这避避的,谁知道他哥哪根筋搭错了非要他坐这一个时辰就为了挑件衣服。

  几分钟后,孙权看着他哥审美重新上线,终于换了套正常的衣服,哼着小曲儿,心情颇好地走了出去。

  “权儿,哥今晚给你带个嫂子回来一起吃饭。”

  孙权心说你上次也是这么讲的,可一想到他哥今天这架势,以及这半个月来的各种准备,念着追妻不易,也老老实实地回了句“祝你成功”。

  

  

  “公瑾?怎么不在府内待着等我到了再出来呢。”

  孙策翻下马背就跑到周瑜面前,本想替他捂捂手,却怕这太过亲近的动作把人吓着,只是伸手帮他拢了拢衣领。

  周瑜玩笑道:“大皇子相邀,又岂敢怠慢。”

  孙策摇了摇头:“咱俩之间要那么生分干嘛,照这么说你还是我的军师,我的大都督……”我的未来皇妃。

  不知是被哪句话触动到了,周瑜目光躲闪,局促间从袖中拿出一只大红香包,一面绣了只小而精致的老虎,另一面是两个普通的“平安”二字。

  “这是我娘绣的,送你的元日礼物。”

  “替我谢过夫人。”

  孙策接过香包在腰间系好,香包随着孙策的动作摆动着,更是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他正欣赏赞叹着周夫人的女红技术精湛,就瞥见周瑜偏过身将斜放倚靠在墙边的纸伞拿起来抱在怀里,抬手间原本藏于披风下的一抹红映入眼帘。

  孙策将手握拳,抵在嘴边装作咳嗽,却掩不住嘴角的盈盈笑意。

  那好像是只与他这个同款样式的香包。

  

  

  孙策将马儿交给周府的下人后,两人就一路走走停停去最近的茶楼听说书集五服了。

  抵达时台上正有一先生摇着柄折扇,摇头晃脑地讲述着闻名遐迩的赤壁一战。这会儿正讲到“黄盖献计火攻曹军,火烧赤壁之战一触即发”,台下听众正聚精会神地听着,现场鸦雀无声。

  讲到关键部分时先生却一拍醒木,摇了摇扇子:“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众人唉声叹气,一哄而散。

  与场上人群解散的吵闹形成对比,站在边上的孙策和周瑜却是万分惊讶地愣在原地,这说书先生竟是他们的老熟人。

  “子明?你回来啦,不过怎么在这当说书先生呢?”周瑜问。

  吕蒙不动声色地瞄了眼孙策,笑呵呵地帮他俩倒了杯茶:“公瑾呐,好久不见。这不过年嘛陛下就把我们几个放在各郡县处理战后事宜的人都请回来了,说咱君臣一起吃个和平年的第一顿饭。”

  周瑜抿了口茶,不疑有他。

  孙策则在一旁神色复杂地看着吕蒙。实际上他只是拜托孙坚请几个托,帮他在岁除活动这天放几个炮仗烟花渲染渲染气氛。却没想到他爹找来了他这帮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弟兄……最关键的是他们都还同意了。

  想到这,孙策顿时感觉热泪盈眶。

  “对了子明,既然如此,那你知道说书先生的集五服任务是什么?”

  “哦讲一段话本就行。”吕蒙说,“下一场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你们可以接着我刚才说的继续讲赤壁一役。”

  “那这得公瑾上才行,当事人来讲这故事,那听众可真是好运气咯。”某醋坛子借着刚酝酿的情绪,在周瑜边上坐下,嘟囔道,“可惜我当年没参与那场战争,只能通过旁人听说,真是惨呐。”

  孙策和周瑜在某次狩猎时遭到埋伏,手臂上中了一箭。这一箭虽没要了他的命,却也落下了病根,加上后来的几次战役,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最后他在赤壁之战前夕生了场大病,这才没能去成。

  周瑜听他语气里满是委屈,再一看眼眶竟都有些红了,心下一软,就要安慰时,却见前方莫名飞来了一根筷子,在要砸到孙策头上时被他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抓住。

  “什么人?!”吕蒙反应也快,多年征战沙场的气势在这会儿体现的淋漓尽致。他循着筷子飞来的方向一通呵斥后,一对夫妻状的人就小跑了过来赔礼道歉,说是拌嘴了火大了这才动手扔东西,实在是抱歉。

  孙策的第一反应则是去看周瑜如何,一句“你没事吧”卡在喉咙口,心下却是狠狠一颤。

  他看见周瑜那只握着筷子的手微微发抖,眼神乍一看是冰冷,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层薄冰之下是浓浓的恐惧。冰冷只是他的伪装。

  吕蒙教训完那对夫妻后转过头一看周瑜这表情,饶是他也被吓了一跳——看惯了周公瑾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模样,真是会忘记他亦是个武将。

  孙策一言不发地将人抱入怀中,猝不及防之下,筷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感受到温暖的怀抱,周瑜眼中的冰冷终于消散了几分,但惧意却也更是明显了。

  周瑜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建安五年初有一晚他梦到孙策脸部中箭,随后重伤不治去世了。后来连着几夜周瑜无一例外地都会梦到这一幕,他看到他满脸都是血,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不甘地闭上双眼。

  太真实了,真实到他每次被惊醒都会跑去孙策房间看一眼,看一看这到底是不是只是场梦。

  后来但逢孙策外出,他都必亲自跟随着,就怕梦境成真。不过所幸的是自那次狩猎遇刺后他便再也没做过这个梦,他白日忙于事务也不再多想,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偶尔回想起这个令他心悸的梦。

  而今天这一出又让他瞬间梦回建安五年的一个个不眠之夜。

  孙策将人抱怀里耐心地拍着背,却越来越觉得喘不过气来,一低头才发现周瑜正死死地环住他的脖子,怎么扒也扒不下来。

  “公瑾啊,你别搂那么紧,我又不会逃了。”

  周瑜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这是在外面,还有不少生人在场,慢慢放开了手,可一想到刚才那幕就一阵后怕,于是他又一把勾住孙策的脖子,迫使他与自己对视。

  “那你答应我永远不准不辞而别,除非带上我一起。”

  “好,我答应你。”孙策看着他的眼睛笑道。

  “说话算数吗?”

  “说话算数。”

  周瑜也不知为何,这四个字像是有魔力般,抬走了积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头,一时如冰雪消融,如沐春风。

  

  

  完成任务后,吕蒙给了孙策两块竹简,上头一块刻着的是“玲珑骰子安红豆”,一块是“心悦君兮君不知。”

  “给你,我们准备的助攻。”

  孙策不解:“这算哪门子助攻?”

  吕蒙甩开折扇,卖了个关子,“你后面会知道的。”然后他话锋一转,“不过在下有两个小建议望君采纳。”

  “说。”

  “以后别在公众场合搂搂抱抱了。”

  “……”

  “尊重一下在场的其.他.人。”

  “……哦。”

  “除非国家给分配对象。”

  “原来搁这等着我呢。”孙策握了握拳头,传来咯咯声响。

  吕蒙连忙投降:“别别别我开玩笑呢。”他见孙策松开拳头,又道:“我一直以为这么多年你俩还没在一起是你怂,现在看来公瑾兄有心结啊。”

  这话孙策没反驳,今天他也看出来了周瑜的反常,虽然当自己给了他那句承诺后,他整个人都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但步伐还是沉重些许。

  吕蒙望了眼门外的周瑜,郑重其事地拍了拍孙策的肩膀:“这次可要好好把握住了,我等着参加你俩的大婚。”

  

  

  从茶楼出来后发现空中落起了小雪,一算时间,已至酉时,街上张灯结彩,人满为患。

  “原本我还担心今年元日会没什么人呢,毕竟战争死了那么多人。”孙策说罢松了口气,“可现在看来还是一样的热闹,放心了。”

  书院离得有些远,于是他们顺路去了其他地点完成任务,本以为会像刚才茶楼一样也都会遇到老朋友,谁知到了书院才见到陆逊。

  “其实还来了不少人,只是你们可能没去那几家店。”陆逊说,“对了,大小姐也来了,你们有见到她吗?”

  陆逊见二人面面相觑,接着道:“那你们最好在我这结束后再去她那一次,小妮子准备了不少东西呢,你要是不去她指不定有多失落。”

  “一定。”孙策颔首。他也很久没见到孙尚香了。

  去年年底,孙权跟他提议说小两口多去外面旅行有助于培养夫妻感情。他听了,他信了,他第二天就带着周瑜去游山玩水了,然后就偶遇到了同样出来玩的孙尚香和刘备。

  但他们并没有同行,孙尚香那天的说法与孙权一致,说“二人世界有助于感情培养”,于是孙策更对孙权的话表示坚定不移了。

  直到那天晚上他俩莫名其妙地被反锁在了客栈里。当时孙策就觉得叫人没人应这事很奇怪,后来想着恐怕是孙权和孙尚香这俩小孩合伙谋的事。

  那次可把他气的,若非周瑜一脚踹开了门,不然他俩铁定被关里面活活饿死。

  所以回去后他就跟吴皇后上报了此事,那会儿孙尚香不在都城内,只能把孙权叫来好好问问。

  孙权对此反驳道:“那我怎么知道别人那实用的套路到你们这就没用了呢!”

  孙策嘴角噙着笑,追问道:“别人是谁?”

  “当然是话本子里的主角!”

  当这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他便心叫不好,果真下一秒就感受到屋内气氛瞬间跌至零度,转头一看发现他哥已经溜出了屋子,再一偏头,就撞上了吴皇后核善的微笑。

  自那次出游回来,孙策近一个月都没见着周瑜,他以为周瑜是对这次出行不满,所以那段时间他都在忙于想办法补救,因此只是从他人口中听说了孙权最后被他娘送了份功课大礼包。

  

  

  书院的活动很简单,就是对诗句,这对两人而言不难,分分钟就完成了任务,陆逊同样给了两人两块竹简。

  周瑜块上面写着:入骨相思知不知。

  孙策接过竹简一看,下意识地将完整诗句脱口而出:“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知。”

  孙策蓦地转过头,就见周瑜晃了晃手上那块竹简,朝他微微一笑。

  “我其实一直都明白你的心意,无论是去年出游还是这次的岁除活动……其实我早该答应你的。”

  周瑜几次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最后化作一声叹息,“希望现在还不算太晚。”

  “不晚,一点也不晚,怎么会晚啊。”

  孙策这会儿像个终于如愿以偿有所得的孩子一样,他轻揽住周瑜,笑若繁星。

  “走吧,先去阿香那,然后我们回家吃饭。”

  出了书院,外面晴空万里,月朗星稀。

  “雪停了。”

  周瑜看了眼路边仍青绿的草坪,轻轻一笑。

  “本就是一场小雪。”

  

  

  目送孙策和周瑜挽手离开后,陆逊感到一阵欣慰,回到书院收拾东西准备去皇宫赴宴时,椅子边上一只香包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只红底的香包,只有一面绣了东西,是只精致的小老虎。

  

  (完)

  

  虎虎年快乐!!!

  然后还是说一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是唐朝温庭钧的诗,比三国时期晚很多,本文半架空背景就拿来放这了(实在是三国太早了呜呜呜那会儿哪有那么多即写爱情又能帮我点题的诗句啊呜呜呜)

  故事没有说完,下次活动文写个后续

  文中埋了几处细节,不知道有木有人发现ǁ͚٩(•͈⌔•͈⑅)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