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的鱼

打工人又要开始打工了૮ ºﻌºა

[策瑜]家有萌妖

·纯甜轻松沙雕向✔️万物有灵✔️

·日常带权儿和香香玩,有微量备香注意

· 声落霜未起|12:00|BGM《我是你的小妖》

·卯兔第四只@Chianne ;卯兔第六只@秦默qm 

·一句话概括:歪?妖妖灵吗?我要举报这里有人虐(单身)狗

———————————————————

  话说自打过了十五岁生日后,孙权就觉醒了新技能——他能看见妖怪了。

  于是在经历了三分钟的心理建设后,中二病晚期的他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小说主角竟是我自己。

  孙权邪魅一笑,如是想到。

  几天后,怀揣着英雄梦的孙权放学归来,推开门竟看见大哥孙策正在跟家里新养的狸花猫定规矩签条约。

  只见孙策抖了抖宣纸,神情严肃,语气沉重:“契约既成,如有违背,当……”

  “知道了喵!”狸花猫不耐烦地打断道,“你们人类怎么都那么爱演啊喵!”

  说罢,狸花猫一个优雅转身,在去厨房觅食的路途中撞上了傻愣在门口的孙权。

  狸花猫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人类,片刻后狐疑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了然,果断扭头冲着孙策大喊:“喂!铲屎官一号!你弟弟好像傻掉了喵!”

  听猫咪那么一吼,信念感正急剧崩塌的孙权勉强回过神来,可说话时仍然因为难以置信而舌头打结。

  “哥你你你你怎么也能跟妖妖妖……”

  “嗯?你能看见妖怪了?别怕哈这是家族遗传。”

  ——当时二十二岁的孙策并不知道他这短短一句话为十五岁的孙权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喀嚓。

  听,是中二病少年拯救世界的梦想彻底破碎了。

  

  

  窗外是清冷的月光洒在偶尔有车辆驶过的街道上,屋内却是一片欢声笑语洋溢在暖黄色的灯光下。

  然而有人高兴有人哭泣。

  孙权默默坐在角落画圈圈,幻想着能穿越时空,给儿时不懂事的自己提个醒——你二十岁那年某天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一晚上啦,裤子都输没啦,大家都知道你小时候是个中二少年啦。

  孙权仰起头,望着天空星光点点,他想,或许外星球的生活条件也不错。

  周瑜见他整个人恍惚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凑过去安慰道:“没关系,你哥上初中那会儿也很中二。”

  孙权瞬间收回独自逃离地球的想法,打算拉上他哥一起买站票没准还能第二张半价。

  “比如他当时不知道看了什么小说,天天对着我喊‘这一世只要我还活着,谁都不能伤你一根头发’。”

  周瑜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浑然没注意到孙权此刻正在疯狂瞳孔地震。

  正在给家里排排坐的小妖怪们分果果的孙策听见这边的动静,无奈笑道:“结果当天晚上你嫂子就带着我去理发店,当着我的面让tony老师给他剪了个头发。”

  他扭头,恰好周瑜向他看去,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于开门声响起时同时错开,且不约而同地耳尖微红。

  围观小妖怪们都自觉捂住了双眼,内心皆在感慨:新华先生说的对,人类果然喜欢秀恩爱。

  孙权则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看吧,我就说你俩在撒狗粮吧。

  

  

  玄关处大门开了又关,是孙尚香回来了。

  “回来啦喵。”在厨房吃鱼干的狸花猫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小脑袋,“怎么样了喵。”

  孙尚香穿好拖鞋,冷笑一声:“区区白莲花,打一顿就好了。”

  狸花猫怂怂地缩回脑袋,抱着小鱼干不敢说话。

  连他堂堂(方圆几里内的)猫老大都不敢惹这位大小姐,是哪个想不开的上赶着找虐啊。

  狸花猫委屈巴巴地咬了口鱼干。

  想当初,他不小心把大小姐的书包抓坏了,结果大小姐提着魔法棒追着他念了三十分钟完全不重复的咒语,并时不时夹杂几句诸如“你还我的小蓝姐姐”此类的怒吼。

  诶?

  小猫脚脚抠了抠地板。

  真不愧是一家人呐。

  狸花猫感慨着,又吧唧了口鱼干。

  

  

  “阿香姐姐,白莲花是谁呀,也跟我们一样是妖怪嘛?”

  “胡索!那白莲发一听就似坏妖怪!跟我们才不一样!新华先生索我们都是可爱的小发骨朵!”

  “就是!没准跟楼上那本书是一伙的!”

  几只刚化形的妖怪宝宝围着孙尚香,学着大人的模样,双手叉腰,奶声奶气地讨论着。

  “她不是妖怪,但她确实不是好人。”孙尚香撑着双膝弯下腰,“你们可不能学她,不然就是坏妖咯。”

  像被委以重任般,妖怪们纷纷点头。

  “真乖。”孙尚香满意地直起身子,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回家睡觉吧,明天新华先生还要给你们上课呢。”

  小妖怪们顿时泄了气,耷拉着脑袋在狸花猫的带领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送走十几只小妖后,孙策终于有了机会询问孙尚香她今天手刃白莲花的全部细节。

  简单叙述了下发生的事后,孙尚香不屑道:“连篮球都打不赢我的小妹妹怎么敢到处宣扬老娘柔弱娇嫩甚至瓶盖都要我男朋友帮忙拧的啊……”

  孙尚香每说一个字,孙策就往周瑜那边微微挪一小段距离,生怕他妹妹说着说着就顺手把他天灵盖拧下来了。

  “那刘备对这件事什么态度?”孙权关切地问。

  孙尚香嘴角止不住上扬:“他自然是对那白莲花的表演全程视而不见。”

  孙权放下撸到一半的袖子。

  太好了,那他就放心飞去外星啦。

  “那就好。”周瑜也松了口气,他笑着指了指茶几上的两堆牌,“阿香,你想玩会儿真心话大冒险吗?”

  孙尚香两眼放光,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来!反正我不是咱家黑历史最多的,我无所畏惧。”

  孙·身负亿堆黑历史·权:“……”

  

  

  “得咧,那还是老规矩啊,轮流掷骰子,点数最大的指定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然后抽牌,点数最小的需如实回答牌面上的问题。”

  孙策说罢,率先丢出骰子,是3。

  轮到周瑜是4,而孙权和孙尚香都是6。

  孙权:“!!家人们我转运了!”

  “欸。”孙策这一晚上都还没输过,他挠了挠头,“那你俩谁问?”

  孙尚香看了眼边上激动地热泪盈眶的孙权,果断伸手从“真心话”中抽出一张牌,她扫了眼上面的内容后,眉头一挑。

  “第一次跟人表白是在什么时候?”

  孙尚香说完,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来回打量着周瑜和孙策,还拍了拍孙权,叫他一起前排吃瓜。

  孙策没有一丝犹豫迅速答道:“是高中毕业典礼那天,表白对象就是你们嫂子。”

  孙尚香和孙权脸上的笑在一瞬间僵硬。

  这瓜,怎么一股狗粮味。

  偏偏这时周瑜还接了句:“其实那天我也打算向你表白来着,谁知道你动作那么快。”

  孙策“嘿嘿”笑了笑,正要开口,被孙尚香眼疾手快塞了块随手从茶几上拿的巧克力。

  还没拆包装纸。

  孙策:“……”

  第二轮的骰子数与上轮完全一致,还是孙尚香抽卡,这次她选择了“大冒险”。

  然而在看到内容后,她和孙权都沉默了,下一秒这张牌就被塞到了牌堆最底下。

  孙策咀嚼着巧克力,问:“啥内容啊,很难吗?”

  孙权望天:“对你们来说不难,但对于我和小妹简直是视听双重折磨。”

  孙尚香不信邪,又抽了张“大冒险”,结果这次孙权还没看清卡牌上的内容就被孙尚香粗暴地怼进了牌堆底。

  面对孙权的满脸问号,她幽幽地反问了句:“你们先前就带着那群小妖怪玩这个?”

  这是他们能免费看的吗?——阿呸!这是能看的吗?!

  这时候一名老人跟着两个小女孩从二楼书房中走了出来,嘴里还在不断碎碎念。

  “……小论,切莫妄下断言。所谓人性本善,妖亦如此,虽然小霸现在言语举止恶劣,但老夫相信经过教导,假以时日小霸定能重回正道,当一个好妖!”

  孙尚香被楼上的动静所吸引,她问道:“新华先生口中的小论和小霸是谁?”

  “《论怼人的10086种方式》,你见过她的,还向她讨教过如何怼绿茶。”周瑜解释道,“小霸是……《霸总的茶艺大师》,下午刚化的形,你在外面所以不知道。”

  “……”孙尚香一时不知道该先吐槽书名还是新华先生为她们起的名。

  说话间,三只妖已经下了楼。

  小论冲着新华先生浅翻了个白眼:“那您还是先好好教她说话吧,那一口夹子音听得我鸡皮疙瘩起一身。”

  小霸眼泪汪汪:“那姐姐想要什么音呀,妹妹可以改……”

  “我要铁观音你有吗?”

  “……”小霸一时语塞。

  孙策抓住这两只小妖吵架的间隔,连忙问:“新华先生,那么晚了是有什么事吗?”

  “小事情,你们接着玩,不用管我们。”新华先生摆摆手,“小论和小霸饿了,我带她们去厨房吃点东西。”

  “她饿个锤子呦!”小论暴躁道,“什么我跟先生出去留她一妖在书房会害怕,你怕个毛线啊!你自己就是妖你怕个der!”

  小霸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一副梨花带雨委委屈屈的样子。

  孙策瞄了一眼自家妹妹的状态,当发现她满脸阴沉就要出手打妖时,给孙权使了个眼色,孙权会意,迅速抽出一张牌,强行开始第三轮游戏。

  

  

  前脚新华先生带着俩书妖进厨房,狸花猫后脚才送完小妖怪回到家。

  一进客厅就看见铲屎官们和大小姐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于是他也欢乐地加入了。

  第四轮,孙策和周瑜的点数还是3和4,而孙权和孙尚香包括新加入的狸花猫都是6。

  他们选了“真心话”。

  孙尚香看着这次的牌面,嘴角扬起了搞事的弧度。

  “走在路上有没有被人加过微信?同意了吗?”

  “有,但我拒绝了。”孙策一把揽过周瑜,“我有我的宝了,不要其他人。”

  周瑜却轻轻推开他,当场拆台:“是你以为人家搞推销的,才拒绝了加微信的要求,还跟我吐槽说她讲的每句话都像带着波浪线一样,听着怪别扭。”

  “有这事?”孙策大吃一惊。

  周瑜笃定地点点头。

  “你怎么记得那么详细,不说我都忘记了。”

  “——凡是关于你的事,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周瑜难得直白地表露心意,说完这话后他不自在地别过脑袋,可孙策却将他抱得更紧了。

  “其实我也是。”孙策将下巴搭在周瑜肩上,“你的一切我也都记在心里,从我们第一天认识到现在。”

  听到这,孙尚香一直倔强着上扬的嘴角猛然压平,侧身加入孙权一起望天。

  他们究竟是为什么要来玩这场游戏啊。

  狸花猫欲说还休地看着沙发上腻歪的两个人类。

  也不知道妖妖灵抓不抓虐单身猫的。

  

  (完)

  

  初五快乐!!!

评论(3)

热度(4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