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的鱼

蒸发一阵子 等我回来ᐕ)⁾⁾

小崽子你敢撩你舅妈?

·【三行情书】系列1

·信白专用系列,每篇剧情独立,纯甜沙雕文

·本章标签:办公室恋情/双箭头/网恋需谨慎/遇到绿茶怎么办

————————————————————————

  1.

  过年期间,李白在王者同城匹配中遇到了一个人。

  他觉得这小伙子能处,有打野位他是真的让,所以游戏结束后李白主动加了他好友。

  但是那人没有立刻给出回应,直到晚些时候他才同意了好友申请。

  后来俩人又约着玩了几局,渐渐地也熟了,他们就互加了微信好友。

  

  2.

  这小孩微信名叫“大闻”,比他小五六岁,还在读大学,于是在微信上都以“哥哥”称呼李白。

  李白起初是拒绝的,因为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见纠正不过来也就随便这孩子了。

  但是这人的微信名……

  white:【冒昧问一句 你vx id为什么要叫“大闻”?】

  大闻:【因为我姓闻啊,怎么了哥哥有什么问题吗?】

  李白神情复杂地回了个“没什么”。

  开玩笑,不然说什么?

  你的微信名我乍一听以为是大蚊子?

  这能直说吗!

  李白这边还在内心os,就听手机“叮”地一声,是大闻发来的:【那么哥哥叫什么啊?】

  李白心想名字这种隐私问题不太好随便告诉人,望天想了想,回复道:【我叫 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蕾玥爱雅·曦梦月】

  果不其然,李白就见大闻非常缓慢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3.

  起初他们只聊些游戏内容,比如“我今天被谁谁谁坑了”,又比如“我今天打了什么什么能吹一年的操作”等等。

  直到一周后的某天,李白刚想解释一番他这波四杀之中的各种隐藏细节,对面那小孩就突然转变了话题。

  大闻:【话说聊了那么久我都不知道哥哥你长什么样】

  大闻:【你声音那么好听肯定长得也很好看吧】

  李白一时愣住,把对话框里原本打了两行的字一个个删掉,回了个万能回答过去:【哦挺一般的 两个眼睛 一个鼻子 一张嘴巴】

  大闻那里明显沉默了片刻,才回道:【哈哈哈哥哥你真的好幽默】

  不,这不是幽默。

  这是明目张胆地敷衍啊孩子。

  

  4.

  原本李白以为大闻只是普通的好奇,毕竟网友嘛,也正常,但是他发觉这小孩似乎有些过度执着于他长啥样了。

  前天给他打视频电话,他拒绝了,昨天又邀他出来玩,他说他没空,而今天竟然就要找到公司来了。

  李白跟他好说歹说,大闻才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可还没等他放下手机松口气,一个抬头,就看见他领导站在他办公桌边上。

  

  5.

  领导姓韩,名信,家里有矿,李白现在工作的单位就是韩信家开的,他是李白在大学时同一专业又是师出同门的学长,二人因此交集不少,互相算个朋友,可即便如此在单位里韩信对李白仍赏罚分明。

  做得好就表扬,表现差就批评,李白觉得这很正常,包括现在他因上班摸鱼被韩信带去了办公室,他也早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办公室里,他见韩信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叠着放在桌上,盯着他良久微微一叹气,李白这就知道韩总要开始训话了,每次骂他韩信都这个前摇。

  于是李白心一横,硬着头皮对上了韩信的目光,随后他就见韩信神色复杂地吐出了五个字:“你谈恋爱了?”

  啥?这次怎么没按剧本来?

  李白原地懵圈,缓了半天才解释道:“不是谈恋爱,是认识了个网友,我们……”

  “相谈甚欢?”韩信试探性地问。

  李白摇摇头:“倒也不算。”

  一开始他们确实是兴趣相投,但是聊着聊着大闻的说话方式就愈发奇怪,属于是单看文字没什么,但读起来就是感到各种不对劲。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白的错觉,在他否认后,韩信看上去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不少。

  “我就随口问问,就是看你跟人聊得很投入,都没发现我在你边上站了那么久——真的就随便一问。”韩信说着顿了顿,又道,“其实我是想找你说件事。”

  “上个项目你负责得非常好,公司的几位董事也十分赏识你的才能,所以,李白。”韩信抬头,一双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捉摸不透的情绪,“你愿不愿意当我的……秘书?”

  

  6.

  秘书这活李白当然是同意了。

  老板给你升职你不要这不是傻嘛。

  可当他抱着东西搬到韩信办公室里时他后悔了。

  接下来的那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日子,他该如何面对这个自己曾经暗暗喜欢过的人?

  李白坐在桌边,看着与他面对面办公的韩信,开始思考着要不要去报个演技培训班。

  

  7.

  李白在高一时就跟家里出柜了,挺顺利的,他爸妈看得开,对此不仅没意见,还积极帮他介绍对象,但最后都黄了。

  后来大学时李白遇见了韩信。

  如果你问李白相信一见钟情吗,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

  可韩信却偏偏是个直男,无论李白如何暗示都没用,可偏偏李白又不是个主动的人,所以慢慢地他也就不去打扰他了。

  毕业后到了公司里,又听说韩总已经跟爱人订婚了,李白也偷偷观察过,韩信左手上确实戴了戒指,一枚在小指,一枚在食指。

  他当时只觉得这种戴戒指的方式眼熟,但没细想,就当成了一枚求婚一枚订婚。

  真好啊,李白酸不拉唧地想,真羡慕那位韩夫人。

  

  8.

  大闻自从那次连着三天要求见面后,李白终于想通了这孩子想干什么。

  他想泡我。

  李白觉得这不行,他一向不喜欢网恋。

  于是他如是说道:【网恋达咩 我先加vx再见真人的都算网恋】

  可他没想到大闻不知道跟谁学的土味情话,李白差点就一通电话过去手把手教他情话的正确说法。

  大闻:【那简单】

  大闻:【见面后我先把你删了,然后再加回来】

  大闻:【是不是就不算网恋了?】

  李白震惊地看着屏幕上的这三句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好好地一个孩子,开始挺正常的啊,怎么变这样了。

  略一思忖,李白决定实话实说:【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然而他还是小看了大闻对他的“执着”。

  大闻:【那他也喜欢哥哥吗】

  大闻:【可是哥哥的朋友圈从来没有过那个人的痕迹啊】

  大闻:【难道哥哥你是单相思吗?那完全没必要啊,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大闻:【还是说哥哥你在骗我?】

  李白好想反驳但他找不出话来反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闻唱独角戏,从“我那么丑哥哥一定看不上我的”,到“那人也太不懂事了吧,不像我,我就不会拒绝哥哥”,那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浓浓的……绿茶味。

  是的,李白终于也想明白了为什么跟这人对话浑身不舒服了。

  他只是忙于工作很少在网上冲浪,又不是断网,这种句式还是见过的。

  如此一来更加坚定了李白一定要尽快跟这人撇清关系的想法。

  白白:【我有男朋友 只是他经常到外地出差 我俩偶尔聚聚也很少拍照】

  白白:【所以不要瞎想了孩子 咱俩不可能】

  大闻:【我不信,让我看看你们的聊天记录】

  这下李白是真的有些恼火了。

  你是我谁?我为什么要把聊天记录这么隐私的东西给你看?

  恰时,单位的午休时间结束,韩信边跟人打电话边向他走来,让他准备下午会议要用的ppt,李白也就不再管这小屁孩,转头帮着韩信准备资料去了。

  

  9.

  李白原本是想一直晾着大闻,让他自己知难而退。

  结果倒好,这小子竟然还“迎难而上”?!

  大闻:【哥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为了不跟我在一起而编个谎话,但我觉得我们要不还是见一面吧,我们当面谈谈好吗?】

  见面?见什么面啊,我看你要不还是把我杀了吧。

  李白躺平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所措。

  现在该怎么办?当面聊倒也不错,但是万一打起来了对他不利啊,他这个二十六岁的老年人怎么可能干得过人家二十岁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最好是找个人扮演他男朋友,可是去哪找?王者大厅随便滴一个?不行万一那人管他收费呢?至于朋友圈那都是熟人,也不太好。

  正纠结着要不要下个交友app时,李白就听自己家的门铃响了。

  应该是韩信来了,他猜测。

  昨天周五下班后,韩信跟李白说今天要来他家聊一下手头的这个项目,顺便吃个晚饭。

  “抱歉,外头大雨,路上有点堵。”

  “没事的韩总。”李白接过韩信的公文包和尚在滴水的雨伞,又见韩信浑身也湿漉漉的,便问道,“您要不要先洗把澡换件衣服?”

  韩信低头看了看身上湿透的衣服,点了点头:“麻烦了。”

  李白家里适合韩信尺码的衣服只有一件T恤和一条休闲裤,是李白网上买的,不过买大了,他也懒得退,原本想着以后胖了可以穿,没想到今天正好用上了。

  至于别的什么什么裤……就算了吧。

  

  10.

  李白从没想到自己在吃完晚饭后还能吃到狗粮。

  还是他们韩总的狗粮。

  吃完饭收拾餐桌时,韩信就拿左手端盘子,宁愿一手端三四个也不愿意拜托他的右手帮忙。

  李白忍不住问:“韩总您的右手是受伤了吗?”

  韩信却道:“没有,但是我的左手戴戒指了。”

  “?那不应该保护左手吗?”

  “可我把左手垂在身侧你就不看到戒指了啊。”

  李白:“……”哦,呵呵。

  再说后来他俩坐在沙发上聊项目时,韩信有事没事就活动一下他的左手,连指点文件上的内容时都用的左手,那上头的两颗钻戒晃得李白眼睛都要瞎了。

  那天他们聊完已经不知不觉快十一点了,外头又大风大雨的,于是韩信在李白家留宿了。

  李白对韩信在他家住一晚没意见,甚至还有点小兴奋,结果他一激动在去洗澡的时候忘关手机了,仍保持着微信的聊天界面,韩信下意识地一瞥,然后眼睛就转不回来了。

  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ID:大闻。

  以及ID下面的一句话:【哥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为了不跟我在一起而…】

  看到这,韩信略微一联想,李白之前的种种行为便都有了解释。

  

  11.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时,韩信旁敲侧击地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需要帮助吗?”

  困难?李白沉思片刻,他不欠钱家里也没人病重,真要说的话也就是大闻的事情。

  可这种事情到底该怎么开口他还是没主意——你好先生,你愿意扮演我的男朋友吗——这谁会答应啊?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来扮演你的男朋友,以我对他的了解,你应该是需要人帮忙的。”

  ?李白手里的油条突然就不香了。

  他怔怔地看着韩信的脸,似乎在确认他这话的可信度。

  韩信被李白看得很是不自在,他咳了咳,说:“是这样的,你昨天晚上洗澡前忘记关手机了,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的微信。”

  他连忙又补充道:“但我只关注了那个叫大闻的!而且绝对没有点进去看任何一条消息!”

  韩信这话说完,屋子里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李白怎么也不会想到剧情竟然发展成这样。

  他想了一万种可能,唯独没想过韩信会主动请缨扮演他男朋友,因为:“可韩总您不是已经跟人订婚了吗?”

  韩信听了一愣:“订婚?跟谁?怎么没人通知我,我怎么不知道?”

  李白还想再说什么,便突然意识到这或许是公司里有人乱传的,那么所谓的婚戒也是假的了。

  那么为什么韩信要这样戴戒指呢?难道是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李白悄悄用余光打量起了韩信的左手。

  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戴着两枚银色戒指,戒指上镶嵌着几颗小小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就好像那日的……烛光晚餐。

  李白顿时恍然大悟。

  他确实曾经在某个爸妈介绍的人身上见到过这种佩戴方式,那人告诉他这是同性恋之间的一种戴戒指的习惯,将戒指戴在自己的左手食指和小指上面,意为单身。

  “所以你不是想给我炫耀你的戒指?”李白脱口而出。

  韩信虽然不知道李白怎么突然问到这个了,但还是回道:“戒指当然是给你暗示啊。”

  “?我一直以为你在秀恩爱!跟那位‘韩夫人’!”

  韩信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

  “笑屁笑!你以前不也没懂我的暗示嘛!咱俩扯平!”

  李白一扔油条,气不打一出来,翻了个白眼就别过头去,任韩信怎么劝都不回头,直到——

  “那你同意不啦。”韩信笑道,“韩夫人~”

  李白被这称呼喊得老脸一红,但还是板着脸答应了。

  韩信得到回应,坐在椅子上嘿嘿嘿了半天,才同手同脚地走到了玄关处。

  “那我们到时候微信聊一下大闻的事情,我先回去了,周一见。”

  李白看着韩信三步一蹦哒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一直被他遗落在了记忆深处。

  良久,他奔到阳台上,对着下方狂喊道——

  “韩信!把睡衣脱下来还给我啊喂!”

  

  12.

  李白和大闻是约在周三晚上见面的,同时他也告知了大闻会带上他出差回来的男朋友一起去。

  大闻对此没异议,还给他发了句微信:【那哥哥你男朋友知道了我的存在他有没有生气啊?】

  大闻:【他脾气真差啊,我就不会介意哥哥交朋友】

  “脾气差?哼。”韩信看着这两条消息,嗤笑一声,“我很快就让他看看我的臭.脾.气。”

  两人下了班就一起去了约定的餐馆,而这时大闻已到了,是个挺帅的小伙子,乍一看长得跟韩信还有几分相似……?

  大闻第一眼就看到了李白,蓦地眼前一亮,招呼道:“你就是white?那这位想必就是——woc小小小舅舅?!”

  “?”李白不明所以,只见韩信站起来帮大闻理了理衣领,和善地笑了笑:“对,所以这位你该叫什么?”

  大闻噎了一下,随后不情不愿道:“小舅妈。”

  韩信满意地点点头,“听说你好奇我男朋友长什么样?那我现在告诉你啊,长你小舅妈那样。”

  大闻瞥了眼还在状况外的李白,感到阵阵憋屈。

  怎么好好的网恋对象成我的小舅妈了呢。

  “小屁孩,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学网络上的那些绿茶,有那么好玩吗——信不信我告诉你妈妈?”

  大闻试图狡辩,在听见韩信的威胁后,立刻改口。

  “舅舅,舅妈,我错了。”

  经过一番交谈,李白才知道原来过年期间给他让野位的是韩信,是他用大闻的号在玩,也才感慨道这可真是阴差阳错的缘分。

  

  13.

  后来,韩信又去了趟珠宝店买钻戒。

  不过这次是李白陪着他一起的。

  他摘下了常年戴在左手上的两枚戒指,转而为右手的无名指戴上了新的钻戒。

  李白亦是如此。

  有人说,同性恋人之间,将戒指戴在右手的无名指上,意为二人已经确定白头偕老。

  

  (完)

  

  修改完毕,这下感情戏更具体啦(ૢ˃ꌂ˂⁎)


  彩蛋简单讲一下韩信的视角

评论(13)

热度(623)

  1. 共3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