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的鱼

蒸发一阵子 等我回来ᐕ)⁾⁾

[云亮]缘,妙不可言

· 是这篇的平行文,两篇存在一定关联

·校园回忆pro。是牢牢抓住了。

·是他们领养的孩子的视角(别太在意这接地气的名字哈哈哈哈————————————————————————

  “直播间的朋友们大家好,我叫赵巨亮,今天我们接着来刷下一套试卷。”

  【不要不要,俺们想康康你的爹父】

  【给新来的介绍下,主播这引领时代新潮流的名字是他爹父大学舍友给起的,介绍完毕over】

  【主播啊,关于昨天数学那道题,我彻夜苦思终于发现了另一种解法,等下容我找个草稿】

  附议着要看他爹父的弹幕数量实在过多,以至于赵巨亮在翻卷子时仅凭余光就知道了弹幕在说啥。

  “我知道我爹父很好看,但咱这是学习直播间,更何况他俩在外面跟基友吃夜宵,看不了看不了。”

  【没关系俺们学习下恋爱经验也行的】

  【+10086】

  “好的今天轮到语文试卷了,我们先来说说诗词鉴赏题。”赵巨亮无视弹幕,开始讲题,“《鹊桥仙·纤云弄巧》作者是秦观……”

  这是赵巨亮为数不多的相关知识点能倒背如流的一首词,倒不是他特意背诵过,而是因为他那学霸爹父曾在讲解这首词的课上被请出去罚站过——原因还是俩人在课上拉小手被老师发现了,所以他印象深刻。

  赵巨亮问过他爹父当时怎么想的。

  他爸赵云说:“没想啥,就想着继续去走廊手牵手不正好能让路过的人都知道我和你爹的关系嘛,不亏……但你这小崽子别学啊,一切要以学业为重。”

  他爹诸葛亮说:“其实一开始我不同意你爸的要求,不过那天教导主任不在学校,那无所谓牵就牵吧,恰好借机告诉别人你爸是我的了。”

  【主播你说错了!是“风”不是“凤”啊!(瓜子已就绪)】

  【咦?我还以为主播不会出错呢】

  【新人还在纠错,老粉已经搬好小板凳准备听故事了】

  【因为f(x)在[-∞,1/2]上是减函数,所以x ∈[-∞,1/2]时,fmax(x)=f|1/2|】

  赵巨亮还陷在他爹父的爱情故事里无法自拔,当他凭着肌肉记忆讲完了这题才通过弹幕反应过来他念错了一个字。

  “不好意思啊走神了……想到啥了?哦关于我爹父的热恋期那些事。”

  弹幕说想听,赵巨亮也觉得挺甜,但诸葛亮和赵云后来想想觉得这事很社死,所以不准他们儿子在直播跟人聊磕时说出去。

  所幸他爹父的热恋期还有不少腻腻歪歪的事,赵巨亮随便挑了一个张口就来。

  “我爹父自打小学起就一直是同班同学,经常约着一起上下学,到了高中,尤其是他们确认关系后更是如此,对他们来说,‘我等你一起回家’,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

  【那么接着我们算第二小问,这道题挺奇怪的,偏偏第一问难,首先题目给了bn那就先算bn】

  【真的好有缘啊我狠狠地爱了】

  【哈哈哈前面那个新来的吧,之前主播说了个更“有缘”的,差点给我听愣了】

  这条弹幕像个导火索,直播间分分钟就开始聊起了赵巨亮早期说的那件事:据赵巨亮本人各方求证,在赵云和诸葛亮中考填志愿时,都曾向其他人打听过对方的志愿,一个说要去a校,一个说要去b校,结果两人都填了c校。

  真不怪当时弹幕一片问号,实际上他第一次听说时也不明白他俩这是唱的哪一出,又震惊于这都什么阴差阳错的缘分啊。

  “我爸当时的回答很干脆,就是怂了。”

  赵巨亮一只手转着笔,另一只手扳着数数:“害怕再见面,害怕忍不住最先捅破窗户纸,害怕最后连朋友都做不了,害怕永远失去……”

  赵巨亮放下笔,叹了口气。

  “但是在高中报道日那天,当他在公交车上看到我爹时,他也没管是不是看错了,拔腿都追了上去,因为他曾经对自己说过,‘要是能再见到他,我想勇敢一次’。”

  “原来你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啊我说那天怎么见你满头大汗的,明明天也不算特别热。”

  赵巨亮惊喜地回过头,就看见诸葛亮捧着一个小蛋糕站在门口,正扭头与人交谈着。

  “爹!你们回来啦!”

  “嗯,我们给你买的小点心。”

  诸葛亮敛着笑意,把蛋糕放在桌上,与直播间里的观众打了个招呼。

  【嗷嗷嗷这什么盛世美颜我好了我好了!】

  【老婆贴贴!!!】

  “贴什么贴,你们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赵云不知什么时候挤到了诸葛亮和赵巨亮中间,宣示主权似地直接把人拦入怀中。

  赵巨亮淡定地打开蛋糕盒子往摄像头面前一放:“家里不养狗狗,吃点蛋糕凑合一下吧。”

  【啧这波狗粮有点甜】

  【得到bn=4n-1,根据题目an=2bn,可得an=8n-2,最后通过公式得数列{an}前二十项的和是532】

  【不对怎么答案跟第一遍算的不一样啊,等下我再算算】

  【前面那个一直发数学题的,我忍你很久了,你就不会去私信主播嘛!】

  【主播的爹父一直那么甜嘛呜呜呜】

  “当然不是啊,我们也跟很多恋人一样,有过矛盾,有吵架,也……差点分手了。”

  诸葛亮每说一句,赵云环在他腰身上的手臂就收紧一分。

  赵巨亮知道这事,是很久以前赵云喝醉时迷迷糊糊跟他哭诉的。

  高三那年,学业压力山大,导致他们几乎没有空闲时间也没有多余精力来维系这段感情,那愈发敷衍的对话、无数次地对自己说“算了”、仅剩“早安晚安”的聊天记录——赵巨亮毫不怀疑,只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累了,最先提出了分手,他就可能不叫这名了。

  “但毕竟是来之不易的感情,我不愿就因为高考这么一个跟社会上的其他风风雨雨相比什么都不是的事就放弃他。”

  诸葛亮察觉到赵云的异常,抚了抚他绷紧的后背。

  “也幸好,你我都没有放手,也有人一直在支持我们。”

  那会儿正好元旦节,他坐在房间里犹豫着要不要把他刚看到的小段子发给赵云也乐呵一下,他妈进来看见了他这磨磨叽叽的样子,二话不说一屁股坐在他边上,送了他个疑问三连:闹矛盾了?你还爱他吗?那你干嘛不找他聊天?

  “总之感谢我妈的教导,最后我给赵云发了消息约了第二天出来吃个饭顺便好好谈谈,然后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等下。”赵云突然直起身子,“所以那天我看到你的状态一直处于正在输入中不是要找我提分手?”

  诸葛亮一把推开他:“干嘛,这么想要我跟你分手?”

  赵云上前一步,捧着诸葛亮的脸,在他唇边落下一吻。

  “怎么会,只是那时我也正在纠结要不要主动约你,现在知道了咱俩纠结的竟然是一件事诶,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很有缘啊。”

  诸葛亮看着赵云这会儿像个发现了新奇玩具般的孩童,忍不住抬手捏了捏他的脸。

  “嗯,我们的相遇就是最大的缘分。”

  【虽然但是,以上错误示范,请广大男性同胞不要学习】

  【除非你下一句有反转,否则完了】

  【总结,爱情需要经营维系】

  【嗐这下对了嘛,综上所述,Sn的值是520】

  【啊啊啊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亲亲啊啊啊啊啊】

      赵巨亮吧唧吧唧着吃着蛋糕,看看他爹父,又看看弹幕,默默地收起了试卷。

  dei,他好好一个学习直播间,又变情感主播了。

      不过他爹父,确实有缘。

  

  (完)

  

  本来是想元旦期间发的,但我也没想到这近两周破事那么多,晚了那么久发真抱歉了🙏

评论(2)

热度(4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