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的鱼

蒸发一阵子 等我回来ᐕ)⁾⁾

不要在晚上玩海龟汤

·【532】系列4

·但我们可以在晚上看别人玩海龟汤∠( ᐛ 」∠)_

·本篇涉及的海龟汤会有一点点恐怖(均来自于网络)

·内含信白、铠约、云亮

————————————————————————

  周日傍晚,周末回家的大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再次回到学校,又鉴于今晚据说会有大暴雨,一些以往来得晚的学生也早早地到了宿舍,这会儿男寝一片热闹。

  可532寝室却一改往日“争做全男寝最后一个熄灯”的作风,竟拉起了窗帘,关上大灯——不过睡觉是不可能的,而是围坐由韩信倾情提供的小夜灯前玩海龟汤。

  “woc所以她醒来后拉开蚊帐看到的是——”

  李白一把捂住了韩信5G的嘴,“别再说一遍了,我们寝室也有风扇的,我不想因此留下阴影。”

  韩信2G的大脑终于反应过来,比了个“OK”,李白才放开他,低下头翻着手机,找到下个海龟汤,一字一句念道:“某天一女子坐在家里的新沙发上看电视,看到一半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请问女子为什么尖叫?”

  这个游戏是由百里守约在寝室里最先发起,他也是这周末回家从他弟弟那里得知的,所以熟练度较高的他很快问道:“是沙发里有个人吗?她从电视反光里看到新沙发里有个人?”

  “不是,但有点意思了。”

  韩信皱了皱眉,“难道是电视上在推销这个沙发,然后她发现她买贵了?”

  “......醒醒我们恐怖海龟汤。”

  “那我知道了。”

  韩信一拍大腿,结果一激动拍歪了,毫无防备的李白痛叫了一声并给了他一拳。

  “我错了我错了......那个她在看恐怖片,恐怖片里有个沙发吃人,那沙发跟她新买的长得一模一样——诶呦!”

  李白大仇得报,收回给韩信腿上一巴掌的手,翻了个白眼,“这也不是玄幻海龟汤。”

  “答案是否与电视上的内容有关?”诸葛亮举手问。

  “是。”李白说,“不过建议你们别从电视内容入手,那不好猜。”

  “那除了电视,这个汤面重要的另一个点就是‘新沙发’......”诸葛亮靠在赵云肩膀上,任由赵云摸他头发,抱着手臂思考着,“可沙发有什么吓人的......”

  “对啊,躺沙发上看电视贼舒服。”韩信美滋滋地说。

  李白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呦,某人前不久不还嫌弃咱家布艺沙发嘛,说大热天不开空调躺上头没多久就一身汗。”

  韩信见李白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怂了怂脖子,“两个都喜欢......不过我更喜欢真皮沙发,不仅凉快脏了也容易清理......”

  韩信话音未落,舒舒服服靠在赵云肩上的诸葛亮突然坐直了身子,吓得正给诸葛亮顺毛的赵云差点拔下他几根秀发。

  “我好像懂了,那个沙发是真皮的。”诸葛亮严肃地说,“人皮。”

  “回答正确。”李白打了个响指,“揭汤底了啊,新闻播报一个狂热粉丝为追星,把自己的皮剥下来,做成人皮沙发送给了明星,女子突然意识到那个明星正是她本人,而她本人正坐在那个沙发上。”

  李白说罢,拍了拍韩信的肩,“这题还蛮难的,所以我借韩信提醒了你们一波。”

  然后他扭过头,笑眯眯地看着韩信:“那么现在还要换沙发吗?嗯?真皮的......”

  “诶呦卧槽不不不不换了……”韩信连忙摆手。

  见状,李白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低头开始找下一题。

  趁李白找题的空档,百里守约迟疑地掏出了手机,给铠发了一条微信:阿铠,不要买真皮沙发。

  铠大概是在微信买房了,很快回了个“好”。

  百里守约看着铠的回复,轻轻一笑,恰好这时李白找到了新题。

  “这个有点吓人,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李白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A家里的厕所坏了,所以只好去公厕。公厕的灯也比较昏暗,A正好碰到了B,A和B打了一声招呼就去上厕所了。第二天,警察来敲A家里的门,说昨天厕所发生了杀人案,请问A为什么没有报警?”

  “B是不是在打扫卫生?他在拖地?”百里守约关掉手机,问。

  李白挑了挑眉,“嗯。”

  “那我好像玩到过这个。”他说,“他在清理血迹?”

  “不是。”李白似乎松了口气,“跟你玩的那个不一样。”

  “难道死的是B?”赵云问。

  “不是。”

  “那A和B认识吗?”诸葛亮问。

  “不认识。”

  诸葛亮想了想,又问:“‘当时灯比较昏暗’重要吗?”

  “重要。”

  “死的那个人跟A有关系吗,或者说是不是A间接导致了那个人的死?”百里守约问。

  “无关。”

  这段问完,寝室里陷入了一阵寂静。

  知道汤底的李白实在受不住这环境昏暗又安静的氛围,打了个哆嗦,“守约,其实你一开始的答案有些接近了。”

  “嗯?我想想。”百里守约托着下巴回想着,不确定地问,“B在拖地,地面很湿灯也昏暗,然后死者摔死了……?”

  之前的恐惧一扫而空,李白“噗嗤”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不是,另外,死者如何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A没发现死者的存在。”

  诸葛亮:“所以A去厕所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是吗?”

  “是。”

  “那A为什么没有发现?B把死者藏起来了?”韩信不解地问。

  “哦!他是不是把死者藏在厕所隔间里了?不对那样很容易被发现...... ”赵云摩挲着下巴,“那死者是不是被B摆成了上厕所的姿势?所以A没发现?”

  李白神秘兮兮地笑了笑,“B藏尸体,不是广义的‘藏’,你们再想想呗。”

  提及至此,诸葛亮灵光乍现,有了个大胆的想法,“B用来拖地的‘拖把’不会就是死者吧?A是把死者的头发当成了拖把是吗?”

  李白在一阵“卧槽”等惊叹之声点了点头,“B在杀完人的时听到了厕所外面的动静,原来是有人出来上厕所,他为了不让事情败露,就把自己打扮成了清洁工的样子,然后把死者倒立,用死者的头发在拖地,当时厕所灯光昏暗,所以A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突然,一道闪光透过未拉严实的窗帘缝里钻了进来照亮了屋内,紧挨着,雷声隆隆,响彻云霄。

  电闪雷鸣的雨天无疑令海龟汤恐怖的氛围更上一层楼,于是五人越玩越得劲。

  “有一个年轻人,他的房子和邻居夫妇的房子中间隔着一片草坪。有一天深夜,年轻人被隔壁的吵架声吵醒,之后他又听到了摔东西声、砍斧子声和牛吃草的声音,过了一会,他又听到了有人撞他家门的声音,但他都没有理会,又睡了过去。第二天,他发现隔壁的女主人惨死在他家门口。请推理过程。”

  这道题不难,只是汤底有些血腥恐怖,诸葛亮往赵云怀里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坐姿后便说:“是不是那对夫妇吵架了,然后那男的对他妻子使用了暴力,于是他妻子就去找年轻人求救,结果那人没理会她所以女主人最后就被赶到的男主人给杀死了?”

  “厉害啊,回答得八九不离十了。”李白啧啧称赞,“不过你还没解释牛吃草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诸葛亮望着天想了想,“砍斧子的声音是不是意味着男主人把女主人的四肢都砍去了,所以她只能爬......不对,应该是咬着草一点一点地挪动到年轻人家门口,才会发出类似于牛吃草的声音?”

  李白刚想说句“不愧是你”,他们寝室的门就被不知什么东西重重地撞了一下。

  只一瞬间,上一秒还围在一起的五人下一秒就缩到了墙角抱在一起,屏气凝神地盯着门口。

  随着窗外雷电交加,雨滴很快由毛毛细雨变为倾盆大雨落下,大豆般的雨水打在窗上发出“咚咚咚”的声响,与门外时不时传来的撞门声遥相呼应,令人心生恐慌。

  李白扫了周围一圈,觉得他们作为班级里唯五的男人,怂不拉几的成何体统。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毅然走向门口,顺手“啪嗒”一声按下了大灯开关。

  然而灯没亮。

  李白:“?断电了?”

  韩信:“可能是今晚下大雨的关系吧,没事我们还有小夜灯。”

  非常不给面子地,他说完这句话小夜灯就熄灭了。

  韩信:“诶呀不好意思没电了。”

  李白:“......”

  此时门外再次传来拍门的声音,李白被烦得不行,大概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他拉开门就准备劈头盖脸一顿骂,结果就见一个老熟人蹲在地上痛苦地揉着手腕。

  李白愣了愣,“铠?你怎么在这?”

  “是关于守约社团的事情,隔壁外联部部长是我同学,问我要个守约的微信,聊什么活动的安排。但我给守约发消息都没回我,我也挺担心的,所以就来找他,反正楼上楼下也很近。”

  铠说着,往里探了探头,见到百里守约安然无恙地便舒了口气。

  “结果走到一半断电了,我只能摸着黑走,快到你们这的时候,不小心被垃圾袋绊了一下,手下意识地一撑,到现在还有点痛......”

  “你的手不会撑门上了吧?”

  “是啊——那一下真的,我就觉得这手不是我的了,简直痛得说不出话来,也动弹不得。”

  百里守约跑过来将他扶了进来,李白关上门,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还好,没有小说照映进现实。

  借助手机灯光,大伙发现铠的手似乎确实伤得不轻,还有点肿了,守约决定等雨小点了带他去医务室看看。

  至于门口的罪魁祸首,那几袋垃圾,唉,明个儿上课,一人一袋扔下去吧。

  

  (未完待续)

  

  不要在晚上玩海龟汤,容易自己吓自己,别问,问就是被吓过(:」∠)_

评论(11)

热度(13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